你好…歡迎來到美好的 Lush嵐舒世界

公司成立初期…

Lush 於 1995 年由六位創辦人創立,包括 Mo Constantine、Mark Constantine、Rowena Bird、Helen Ambrosen、Liz Bennett 及 Paul Greeves。

Cosmetics To Go 是嵐舒的前身公司,由於過多交易令其郵購方式的營運吃不消,最終導致業務倒閉。在汲取經驗後,六位創辦人再次聚在一起,創立一間全新的公司 Lush

Lush 以人為本,視員工為業務的核心和靈魂,並讓一眾員工持有 10% 公司股份。

1/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Mark Constantine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在以郵購方式營運的 Cosmetics To Go 倒閉後,Mark Constantine 於 1995 年與五位一起打拚的朋友和創意橫溢的知已共同創立 LushMark 在過去 25 年來一直都是公司背後的主力決策人,也是產品研發團隊的其中一員,負責研發護髮、護膚、身體護理等產品,以及鑽研嵐舒水療。

Mark 堅持新業務要致力研製新鮮、創新的美容品。這個想法也演變成 Lush 的核心理念和發展支柱。Lush 革新推動並謹守「打擊動物測試政策」,充分體現Mark 的堅定理念如何改變美容行業。他制定了「供應商特定抵制政策」,不容許向進行動物測試的供應商購買任何原材料。對業界來說,此獨特政策與根據化妝品人道準則而設的「特定日期政策 」(Fixed Cut-Off Date policy) 截然不同。

另一方面,Mark 也致力改善業界過度包裝的環保問題。在紀錄片《The Insider: Packaging is Rubbish》中,他分享了每個英國人平均一生所製造的垃圾量,以及這些垃圾最終被棄置到堆填區的實況。正因如此,大部分的嵐舒產品均是固體狀,能夠以無包裝的形式出售。

在 2010 年,Mark 與 太太 Mo Constantine 被納入英女皇新年授勳名單上,並獲得 OBES 勳章去表揚他們對美容業界的貢獻。自 2010 年開始,Mark 五次被《泰晤士報》提名為商界環保類別的一千位最具影響力的倫敦人之一。在 2015 年,Mark 被《BBC野生動物雜誌》選為對英國野生動物生態最具影響力的五十位人物之一。

Mark熱愛自己的工作,非常享受投身於美容和零售行業。他會繼續本著個人信念和初衷,努力把嵐舒建立成大家心目中的理想模樣。

2/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Mo Constantine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Mo Constantine — 身兼創辦人、產品研發家及產品製作部總監,更是研製汽泡彈和洗髮皂的幕後主腦!

Mo 原是一名法律秘書,後來對天然美容品產生濃厚興趣,其職業生涯便迎來巨大的新轉變(也為你的浴室帶來新景象!)。在八十年代後期,Mo 在Cosmetics to Go 工作時研發了多個令人振奮的產品新概念。其後,她在著名美容品科學家 Stan Kryztal 的指導下,開始專注研究固體形態、不加防腐劑和無須包裝的產品。在 1988 年,大受歡迎的固體洗髮皂成功獲取專利權,這也是 Mo 首項獲授專利的發明。其後她再接再厲,研發出更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創新產品,最著名的成果是研製出世界上第一個汽泡彈;她還與化學家 Stan 一起發明了首款可灌倒的皂基,並進一步改良配方,研發出不含棕櫚油的皂基。

目前 Mo 會到英國高街 29 號的實驗室工作,疫情期間則會到家中的小棚屋埋頭苦幹,在冒蒸汽的大桶研發各式各樣的皂品,也會與 Claire 和 Jack 一起混合色彩繽紛的粉末來創作新品。如果你在這兩個地方找不到她的蹤跡,那麼她很可能外出到訪其中一個國際生產線的部門,身體力行去確保各款手製產品都具有極高的質素和新鮮度。

3/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Rowena Bird

CO FOUNDER AND INVENTOR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由 Zelda de Hollander 拍攝

來認識這位充滿熱情的 Lush 創辦人 Rowena Bird 吧!「我是採購團隊及新客戶服務團隊的一分子,也會涉獵其他範疇,包括神秘顧客、董事會會議、櫥窗推廣創作、道德及環保議題、Black Lives Matters 議題、產品研發、化妝品團隊顧問等等。我樂見合作夥伴的成功,也很喜愛充滿熱情幹勁的公司內,因此樂於對公司的大小事分享個人意見。」

Rowena 擁有這樣的想法和感受,全因她在嵐舒成立的第一天(更甚是成立前)已跟公司並肩作戰!她說:「我在 1981 年 9 月 7 日加入 Mark、Mo 和 Liz 的團隊,之後 Helen、Karl 和 Paul 亦相繼加入。我與他們一起工作了 39 年了!」

Rowena 原是一名專業的美容治療師,由於她一直都嚮往居住在海邊的生活,因此她從北安普敦郡搬到普爾小鎮。她在嵐舒前身公司的早期階段,一直支援公司各方面的業務,例如參與染髮磚的製作和負責整理發票,也會到 Mark 的毛髮診所為客人洗髮。她說:「在這 39 年裡,適應能力是我的重要技能之一。我游走在公司的各個範疇領域,到處發掘機會、創造新的產品類別、研究產品包裝、撰寫產品介紹等,進行各項需要完成的公司事務。」

這樣的工作態度讓 Rowena 能夠把握各個機會(多得不能盡錄!),包括成立化妝品牌 B Never Too Busy To Be Beautiful 和開設多個主要的嵐舒門市,還探訪了大部分的合作夥伴市場,以及與董事會其他成員一起制定業務方向等。

Rowena 建議說:「不要讓職銜限制自己,要盡一切能力去參與不同事務;同時靈活變通及持開放態度,亦要懂隨遇而安。努力工作、努力玩樂,也要善待他人。」

4/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Helen Ambrosen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身為 Lush 的產品研發家,Helen Ambrosen 享受發掘食物和美容品的關聯,讓她對各種原材料的寶貴知識大派用場。她在公司內負責極創新的新鮮產品系列 每天採用各種新鮮、有機成分製作,並需要在門市裡放在冰塊上出售。另外,由 Helen 研發的固體沐浴油和香浴油也取得產品專利。

5/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Paul Greeves

創辦人

Paul Greeves 是涉及公司國際業務的神秘人物。他是公司的始創人之一,雖然Paul 的行跡神秘,但根據知情人士透露,他相繼在多個部門工作,充份發揮所長。

Paul 以生物化學家的身份加入嵐舒大家庭,負責產品實驗室的運作。此後一直領導郵購服務和數據安全管理,更涉足參與 Lush Times 項目。

6/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Liz Bennett

創辦人

向 Liz Bennett 致敬

「在 Liz Bennett 一生的工作生涯裡,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跟我在一起工作。她認為指導和培育是很重要,而我則相信天賦的重要性。正因如此,我從 Liz 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而她也對我十分包容。我們彼此都對美容和美髮著迷,可是卻難以在市面上找到能滿足顧客需求的產品,所以我們一直努力研製自家產品。在早期營運的草本美容及美髮店時期,我們會暗地裡把每位來訪的顧客作為試驗產品的對象。如果我們一起乘火車時遇到睡著了的乘客時,我們亦會趁機偷偷地討論他們的頭髮和皮膚狀態。

在加入 The Body Shop 之前,我們進行了無數次的交談。合作無間的工作時光讓我們都很了解對方,所以能夠互相給予建議。

當我回想那段日子,許多以往的目標已一一達成,甚至超標完成,然而 Liz 訂下來的標準仍然屹立不搖。她以身作則,向別人示範如何以女性主導去創立和營運公司。至今她的影響力仍然無處不在,只是再也看不到她把人拉到一旁去勸勉對方提高個人衛生意識了。

Liz 是一個善良、謙虛、平和且體貼的人,她的率直令我想跟她交談並得到她的意見。她退休時我感到惋惜,現在她的離開讓我很想念她。回想起在我們二十歲時, Liz 很擔心老年的退休金,然而當時她未曾知道,其才華能帶領彼此建立意想不到的成就,至使晚年生活無憂。我難以相信她會缺席今年在實驗室舉辦的聖誕聚會,我們只好為她舉杯,以表達對她的懷念。」Mark Constantine

1/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Mark Constantine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在以郵購方式營運的 Cosmetics To Go 倒閉後,Mark Constantine 於 1995 年與五位一起打拚的朋友和創意橫溢的知已共同創立 LushMark 在過去 25 年來一直都是公司背後的主力決策人,也是產品研發團隊的其中一員,負責研發護髮、護膚、身體護理等產品,以及鑽研嵐舒水療。

Mark 堅持新業務要致力研製新鮮、創新的美容品。這個想法也演變成 Lush 的核心理念和發展支柱。Lush 革新推動並謹守「打擊動物測試政策」,充分體現Mark 的堅定理念如何改變美容行業。他制定了「供應商特定抵制政策」,不容許向進行動物測試的供應商購買任何原材料。對業界來說,此獨特政策與根據化妝品人道準則而設的「特定日期政策 」(Fixed Cut-Off Date policy) 截然不同。

另一方面,Mark 也致力改善業界過度包裝的環保問題。在紀錄片《The Insider: Packaging is Rubbish》中,他分享了每個英國人平均一生所製造的垃圾量,以及這些垃圾最終被棄置到堆填區的實況。正因如此,大部分的嵐舒產品均是固體狀,能夠以無包裝的形式出售。

在 2010 年,Mark 與 太太 Mo Constantine 被納入英女皇新年授勳名單上,並獲得 OBES 勳章去表揚他們對美容業界的貢獻。自 2010 年開始,Mark 五次被《泰晤士報》提名為商界環保類別的一千位最具影響力的倫敦人之一。在 2015 年,Mark 被《BBC野生動物雜誌》選為對英國野生動物生態最具影響力的五十位人物之一。

Mark熱愛自己的工作,非常享受投身於美容和零售行業。他會繼續本著個人信念和初衷,努力把嵐舒建立成大家心目中的理想模樣。

2/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Mo Constantine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Mo Constantine — 身兼創辦人、產品研發家及產品製作部總監,更是研製汽泡彈和洗髮皂的幕後主腦!

Mo 原是一名法律秘書,後來對天然美容品產生濃厚興趣,其職業生涯便迎來巨大的新轉變(也為你的浴室帶來新景象!)。在八十年代後期,Mo 在Cosmetics to Go 工作時研發了多個令人振奮的產品新概念。其後,她在著名美容品科學家 Stan Kryztal 的指導下,開始專注研究固體形態、不加防腐劑和無須包裝的產品。在 1988 年,大受歡迎的固體洗髮皂成功獲取專利權,這也是 Mo 首項獲授專利的發明。其後她再接再厲,研發出更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創新產品,最著名的成果是研製出世界上第一個汽泡彈;她還與化學家 Stan 一起發明了首款可灌倒的皂基,並進一步改良配方,研發出不含棕櫚油的皂基。

目前 Mo 會到英國高街 29 號的實驗室工作,疫情期間則會到家中的小棚屋埋頭苦幹,在冒蒸汽的大桶研發各式各樣的皂品,也會與 Claire 和 Jack 一起混合色彩繽紛的粉末來創作新品。如果你在這兩個地方找不到她的蹤跡,那麼她很可能外出到訪其中一個國際生產線的部門,身體力行去確保各款手製產品都具有極高的質素和新鮮度。

3/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Rowena Bird

CO FOUNDER AND INVENTOR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由 Zelda de Hollander 拍攝

來認識這位充滿熱情的 Lush 創辦人 Rowena Bird 吧!「我是採購團隊及新客戶服務團隊的一分子,也會涉獵其他範疇,包括神秘顧客、董事會會議、櫥窗推廣創作、道德及環保議題、Black Lives Matters 議題、產品研發、化妝品團隊顧問等等。我樂見合作夥伴的成功,也很喜愛充滿熱情幹勁的公司內,因此樂於對公司的大小事分享個人意見。」

Rowena 擁有這樣的想法和感受,全因她在嵐舒成立的第一天(更甚是成立前)已跟公司並肩作戰!她說:「我在 1981 年 9 月 7 日加入 Mark、Mo 和 Liz 的團隊,之後 Helen、Karl 和 Paul 亦相繼加入。我與他們一起工作了 39 年了!」

Rowena 原是一名專業的美容治療師,由於她一直都嚮往居住在海邊的生活,因此她從北安普敦郡搬到普爾小鎮。她在嵐舒前身公司的早期階段,一直支援公司各方面的業務,例如參與染髮磚的製作和負責整理發票,也會到 Mark 的毛髮診所為客人洗髮。她說:「在這 39 年裡,適應能力是我的重要技能之一。我游走在公司的各個範疇領域,到處發掘機會、創造新的產品類別、研究產品包裝、撰寫產品介紹等,進行各項需要完成的公司事務。」

這樣的工作態度讓 Rowena 能夠把握各個機會(多得不能盡錄!),包括成立化妝品牌 B Never Too Busy To Be Beautiful 和開設多個主要的嵐舒門市,還探訪了大部分的合作夥伴市場,以及與董事會其他成員一起制定業務方向等。

Rowena 建議說:「不要讓職銜限制自己,要盡一切能力去參與不同事務;同時靈活變通及持開放態度,亦要懂隨遇而安。努力工作、努力玩樂,也要善待他人。」

4/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Helen Ambrosen

創辦人及產品研發家

身為 Lush 的產品研發家,Helen Ambrosen 享受發掘食物和美容品的關聯,讓她對各種原材料的寶貴知識大派用場。她在公司內負責極創新的新鮮產品系列 每天採用各種新鮮、有機成分製作,並需要在門市裡放在冰塊上出售。另外,由 Helen 研發的固體沐浴油和香浴油也取得產品專利。

5/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Paul Greeves

創辦人

Paul Greeves 是涉及公司國際業務的神秘人物。他是公司的始創人之一,雖然Paul 的行跡神秘,但根據知情人士透露,他相繼在多個部門工作,充份發揮所長。

Paul 以生物化學家的身份加入嵐舒大家庭,負責產品實驗室的運作。此後一直領導郵購服務和數據安全管理,更涉足參與 Lush Times 項目。

6/6
認識公司的創辦人

Liz Bennett

創辦人

向 Liz Bennett 致敬

「在 Liz Bennett 一生的工作生涯裡,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跟我在一起工作。她認為指導和培育是很重要,而我則相信天賦的重要性。正因如此,我從 Liz 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而她也對我十分包容。我們彼此都對美容和美髮著迷,可是卻難以在市面上找到能滿足顧客需求的產品,所以我們一直努力研製自家產品。在早期營運的草本美容及美髮店時期,我們會暗地裡把每位來訪的顧客作為試驗產品的對象。如果我們一起乘火車時遇到睡著了的乘客時,我們亦會趁機偷偷地討論他們的頭髮和皮膚狀態。

在加入 The Body Shop 之前,我們進行了無數次的交談。合作無間的工作時光讓我們都很了解對方,所以能夠互相給予建議。

當我回想那段日子,許多以往的目標已一一達成,甚至超標完成,然而 Liz 訂下來的標準仍然屹立不搖。她以身作則,向別人示範如何以女性主導去創立和營運公司。至今她的影響力仍然無處不在,只是再也看不到她把人拉到一旁去勸勉對方提高個人衛生意識了。

Liz 是一個善良、謙虛、平和且體貼的人,她的率直令我想跟她交談並得到她的意見。她退休時我感到惋惜,現在她的離開讓我很想念她。回想起在我們二十歲時, Liz 很擔心老年的退休金,然而當時她未曾知道,其才華能帶領彼此建立意想不到的成就,至使晚年生活無憂。我難以相信她會缺席今年在實驗室舉辦的聖誕聚會,我們只好為她舉杯,以表達對她的懷念。」Mark Constantine

由 Mark Constantine 撰文

所有公司都需要願景,而 Lush 的創辦人們也有一個也許不為人所了解的願景。我們相信你們想享用具效用的優質產品,既天然(雖然沒人知道它到底代表甚麼)且新鮮(我們的競爭對手卻還在使用枯燥而且存放了 3 年以上的化學調和物);我們也不想把資金花費在包裝上,而是投放更多在產品身上。綜上所述,我們相信你想要物有所值、為髮膚帶來益處的產品,而不只是便宜的產品。

我們事後回想才意識到:我們的願景源自對於我們競爭對手產品的不滿 — 我們希望能創造出加入美好成分的產品,而不是花巧、虛有其表的產品。

當面對生活中的挑戰時,我們渴望得到很多東西。但仔細想來,我們需要的其實非常簡單。我們的產品並不能提供顧客們想要的所有效果 — 抗衰老、矽膠、水光感以及像肉毒桿菌一類的東西 — 但我們現在意識到,我們產品其實已經是你們的一切所需。

那麼,我們做到了些甚麼呢?讓我們一起重新審視一下。

天然 — 我們做到了嗎?還沒有,但我們離目標不遠了。於 2017-2018 財政年度,全球市場的天然原材料費用佔了整體原材料支出的 65%,而安全的合成原料只佔 35%。我和 Liz 在 1977 年開始售賣自家產品時,時常會因為配方過於天然而被受嫌棄,然而當時的天然產品跟現時的配方是不能相比…

0

週年的Lush

公司的發展過程

你們有多少人的浴室裡囤積著未曾開封的產品?當你回家後發現這些產品並不是你想要的,或者它們並不適合你的皮膚、頭髮或者生活方式,你的浴室儲物櫃便會堆滿你不想要、即將被丟棄到堆填區的產品。Lush 會根據不同需要去製作產品,好讓每個人都能找到他們心儀的產品,藉此從根本減少浪費。

提供個人化的服務是最佳的環保策略。如果我們能夠幫你找到最適合你的產品,你就能將錢花在物超所值的產品上。我們每服務一名顧客,就能減少金錢及資源上的浪費。人們真正想要的是甚麼?就是想使用以最優質成分製成的產品,那我們就滿足他們的願望!

我們盡可能以最符合道德的方法獲取最優質的原材料。舉一個例子,我們用在產品中的鹽有著卓越的功效,而且採購自候鳥飛行路徑上的鹽場。我們的其中一位供應商 Antonio 負責收採鹽粒,以及保護位於葡萄牙阿爾加維的鹽沼。火烈鳥、琵鷺、黑翅長腳鷸,以及不同種類的鴨子都會使用鹽沼作為越冬地。而杓鷸和麻鷸也會將這個地方作為遷徙途中的休息站。

保護這片美麗的海岸線對於野生動物以及每代的採鹽世家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們也在幫忙保護這些鳥類以及採鹽者。僅在英國,像 Antonio 這個例子般直接向生產者和農民採購原材料的比例佔整個供應鏈的 67%。這怎可能不是顧客想要的?

0%

的原材料直接向生產者採購

我們做的其實並不是甚麼複雜的事。人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注重美容打扮,但近幾年,產品的配方開始變得複雜 — 很多都是合成且乳化過度的,而且大部分都加入了過量防腐劑。我們一直致力於剔除產品中的防腐劑,同時保留產品的效果。我們不斷地嘗試和實踐,漸漸成為了這方面的專家。有一些人會抱怨我們在產品中使用 Paraben(對羥基苯甲酸酯類);當實在無法剔除產品中的防腐劑時,我們會選擇使用最安全以及擁有最多研究支援的防腐劑。我們使用 Paraben 是因為其他現有的防腐劑都不像它那樣被深入研究過。

防腐劑一定會有一些毒性,這是它們的性質。然而我們也知道完全不使用防腐劑是有可行的,這就是我們目前努力的方向。

從 2015 年到 2017 年,我們的銷售額持續增長,但是同一時間我們所購買的 Paraben 從每年 11.7 噸下降至 7.7 噸。為甚麼在銷量增長的情況下,防腐劑的使用量卻下降呢?原因很簡單 — 因為我們的顧客開始購買裸裝或者自然防腐配方版本的產品了。

Lush 的原材料從來沒有測試在動物身上。從始至終,我們不斷證明品牌是不需要在動物身上進行測試。從 2011 年設立 Lush嵐舒打擊動物測試大獎以來,共有 93 位致力於推動替代動物測試的獲獎者,獲頒共計 186 萬英鎊的獎金。目前,獲獎者最多的國家是美國。

如果 Lush 可以做到,為甚麼其他品牌不行呢?很多年前,我在睡房裡萌生了停止動物測試這個想法,而如今 40 個國家已經立法禁止動物測試。我們年復一年,為終止動物測試而奮鬥 — 我們試過企圖將 2 噸動物糞便倒在歐盟門口;也試過失去英國攝政街的店舖,只因房東不樂見我們在櫥窗展示用人體做化妝品測試的視頻被 300 萬人瀏覽。現在,我們仍在不斷地打擊動物測試。

我們也不斷回報社會。你可能已經聽說過多用途風呂。從 2009 年起,我們已經售出 47 噸美麗的風呂巾,而且這些風呂巾也都被不斷重複使用。不僅如此,124 位幫助我們製作環保帆布袋的女性也透過 re-wrap 而獲得就業機會。

在過去的五年裡,我們籌集並捐出了 5000 萬英鎊。僅在去年,我們就資助了 3500 個團體。

那麼,接下來要怎樣做呢?

追隨你的抱負是艱難的。Lush 長久以來都在不斷做我們能做的事,要思考我們的下一步確實有些棘手。這個問題在我的腦海裡盤旋已久,因為不久前一名記者問我︰「25 年之後,Lush 的創意會否臨近枯竭?」我回答:「創意無處不在。」Lush 的創意滲透在品牌各處,我有時甚至覺得它很難控制,這很不可思議。

很多年來,我都沒有為 Lush 寫過一個計劃。我記得上一次制定一個全面計劃已是在 2013 年,那是一個很好的計劃,長久而來為企業提供了方向。每年我們都打算去改良這個計劃,但我們終究沒有這麼做。今年,我想寫一個新的計劃,所以我就寫在這裡,讓大家都可以看到。

Lush 的秘密藍圖

1. 製作能夠迎合每種需要的產品 — 不僅是顧客想要甚麼,而是他們需要甚麼。

2. 在每個產品類別都達到頂尖水平 — 不甘於現狀,不斷研發新產品以實現這個願景。

3. 引領美妝行業的變革,以拯救我們的地球 — 時間緊迫,我們需要進行變革。

在最近《女裝日報》(WWD) 的美妝百大排行榜中,歐萊雅排名第一,而我們則是第三十三名,這意味著我們的規模是歐萊雅的 3.8%。在過去的 25 年裡,我們採用美好的原材料製造出色的產品,並給予顧客極高的透明度,而且不會兜售虛構的產品效果。我們很困惑為甚麼我們不是拿第一名。為了改善環境,我們需要變成第一名!

事實是,嵐舒團隊內有一撮人已經達到事業的高峰,而我們十分清楚這一生的目標 — 我們想摒棄防腐劑和包裝,而我們也正一步一步地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其他美容品公司應該以 Lush 為借鑒,而不應該是寶潔或者是歐萊雅,因為我們一直都在拼命地、勇敢地,有時也許天真地,做著正確的事。

延伸閱讀  →

我們的信念

0:00